科斯林


      智能巡轨定位浇水小车

      本小组作品是以单片机控制的智能小车来实现定位浇水的装置,暂称为小车。小车由小车底板,Arduino Uno系统,步进电机系统,浇水系统,无线接收系统组成。

      Arduino Uno系统由Arduino Uno 3编程芯片,Arduino Uno扩展板组成,通过原创的代码进行数据的处理与计算,相当于小车的大脑,联络控制着小车的其他系统。A0,A1 ,A3,A4是无线系统的数据传输接口; A2,A3是黑线寻迹的数据接口。5~9是步进电机系统数据接口; 11是浇水数据接口; 12是蜂鸣器数据接口。输入电压7.4v,由电池直接供电,输出电压5v,芯片计算电压为5v。

      步进电机系统由四个步进电机控制小车的移动,通过控制不同电机的不同转速能实现小车转弯,旋转等移动方式。4个步进电机由一个电机驱动模块控制,电压为7.4v,由电池直接供电,模块的计算电压为5v,由单片机供电。

      浇水系统是由-一个水泵和电磁继电器组成,水泵为7.4v电池直 接供电,电磁继电器为5v单片机供电。

      无线接收系统由接受和发送两端组成。发送端通过检测花盆的干燥情况将信号通过发射模块发送给接受模块,频率为315MHz,发射模块由12v供

      电。接收模块接收到信号后对应输出引脚为高电平,通过一个9013三极管组成的非门电路转为低电平,单片机得到低电平信号。这样可以防止过于灵敏的单片机直接接收到无线电信号。

      作品制作采用插线,焊接,熔胶,扎带,螺丝螺母等连接手段,熟练的制作,连接相当牢固,具有实际可用的特点,感谢科技创新社团提供的优质材料。

      此小车仍有- -定的技术缺陷: 1.无法改变植物盆株的浇水高度。2.不能爬

8.31

『一』
就连死亡都是绿色的。以为是站在另一个世界。
极目望去,再也辨不出气息尚存的绿色。
或许它真的死了。
也许绿色褪去后不再回来。
.
戈壁,向北,俯瞰去,满目的忧伤由无尽的黄沙与沙砾写成。
他兴许已经走不动了,拂去脸上的风尘不愿意再走,仅坐下等待着既定的未来。任凭风沙蒙蔽住双眼。
唐晓翼也也不愿再看向眼前,他的终点。
他不肯承认他是懦弱的,或是其他什么。
.
他耐心的等待着死亡。与他几日前亲手埋葬的同伴一起留在中东也不算是客死他乡。
这世界好大。
“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唐晓翼,你一定要走出这片前沙漠。”
有时候人是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的。
于飞飞给了他最大的自由,以任何方式也给了他最大的限制,穿过这片沙漠。
“但是,人长这么大,我总该有点拒绝什么的权利吧。”
“不,你没有。”.
.
他只是被命运玩弄的落败者之一,孤身一人在戈壁中做着最后的徘徊,尽管他从来不相信命运。
.
『二』
到头来他只看到数日之前被自己抛弃的空瘪的行囊,那里也曾经被装满过。
和飞飞的水壶一起。
中东戈壁的风依旧刮着。也许曾经当他的行囊一样空瘪时,他们会,直到自己终了,它们也同样不会为了谁停下一瞬。
.
唐晓翼念着最后的悼文,注视着满目苍茫的黄色,也许这就是他对沙漠最后的注视。
.
直到他注意到那渺小的扎眼的一丛,那是棉刺,一种用假死来挨过戈壁的干旱,一遇见雨便又会焕发出生机的植物。
.
他终是见到了活物,感到满心的慰藉。纵然这样并不能阻止他的灭亡,他仍然向它爬去,准备将生命的最后托付于那从灌木。
.
他很快爬到了它的前面。枯枝般的灰白凸显出莫名的异样。如往常一样,没有任何生机,却令唐晓翼感觉到莫名的恐慌。
.
【它只是在等一场雨。】他想着。
因为那段时间,他再也想不出别的东西。
.
【它没有死。】
他不经思考的说出来。因为缺水而显得有些干枯的手颤巍着抚摸着那从灌木。却又在莫名的恐惧下倏的收回。
【太干燥了】他不止的想。
坚硬的表皮因干旱而龟裂,向外翻着,一处一处的起伏着。
像极了戈壁地面上的沙砾。
就像他已经成为戈壁。
.
『三』
【你也在找他吗?】
唐晓翼下意识的答应。却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声音。但是这里不可能有其他的人。
.
【它和我在寻找的东西很像,不过和你在寻找的东西不太像。】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不知道这里不可能有人。但是还是扭过头去看。
.
那是个身披黑衣服的家伙。蒸腾的热浪于扭曲的视线中,唐晓翼看不清他的脸。
.
【我以为你知道你自己现在的处境】对方的语气中透着失望和轻蔑。而他明白了什么。
.
【蒸腾的水汽和热浪不会繁衍生命】黑衣人蹲下来,【这对你对我对它都适用。】
.
【不,你错了】唐晓翼闭上眼睛,露出胜利的微笑,【它只是假死】
.
【不】,对方接道,语气中透着不容置疑的自信,【这是一种可悲而可笑的沦陷。】
.
这戳破了唐晓翼最后的伪善与欺骗。
【好像很久都没有下过雨了】他听见了这句听起来只是云淡风轻的谈论,似乎与他们谈论的没有任何关联。尽管他知道,有关。
.
【你,】他慢慢的觉得自己说不出话来。【低估的生命,蔑视了生命。】他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
【你错了,又一次的,我不是因为轻蔑生命而如此而是因为尊重生命如此,我应该轻蔑你的】
.
【但是你没有。】
他在没有眼泪的哭泣。
.
【这不是我要的胜利】
虽然呐喊却只能在心中。
『四』
唐晓翼向它最后的看去,那从灌木只有死亡的深灰色,比满目的仓黄更加恐怖。
.
可是他又看到了绿色。
看到早已不再流淌的绿色。
他知道那个绿色从哪里来?它不应该存在于此。也许。
也许还没有退尽而已。
也许连死亡都是绿色的。
.
中东是绿色的。
他在倒下前一秒这样想着。
.
『五』
他希望他活在另一个世界,满眼是生机焕发的绿色。
兴许他还活着,但他已经无法回到过去。
.
唐晓翼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渐渐漂起来,他愣神盯着倒在沙漠里的自己。
.
“你希望他活着吗?”对方依然能看见他,并亲切的质问着,“还能被你们劈成柴火装进行囊吗?如果你们给他们带来的仅仅是杀戮,那为什么又期望他们活着?”
.
风停了。
.
他不再需要在空气中平衡自己的身体。
唐晓翼突然明白了,站在自己旁边的黑衣人的身份——死神。
.
我“我曾经认为我是最了解生命的存在之一,”他顿了顿,“到是我一点都不了解你们,以及你们所了解的生命。”
.
唐晓翼闭上了眼,终于选择了屈服。
他能够想象自己的身体渐渐被风沙掩埋,成为戈壁的一部分。
.
唐晓翼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只不过,到最后。我仍旧没有穿越这片沙漠。”
“但你的灵魂可以”,死神站在他身后没有动作。他是来带他走的。“那个小鬼说了,以任何方式。”
他转过头去,终于看清了那黑色兜帽下的脸,对方正盯着他。
“以任何方式灵魂也可以穿越沙漠和自由。”

【所以我也有权利以任何方式结束我的暑假,以最后一根冰激凌和我高中时期最后一个夏天说再见】

3.13【1】

我久远的做了一个梦,
被蛛丝缠绕的蝴蝶
没有了翅膀。

“我久远的做了一个梦,被蛛丝缠绕的蝴蝶没有了翅膀。
“这是一本空的笔记。它仅剩的是苍白的纸页。”
【唐晓翼,我整整昏迷了一个月,今天终于勉强恢复了意识。亚瑟跟我说你多记点日记吧。
我从来没写过,亦不知从何下笔,本能的想要放弃。
但是不行。
我对之前的记忆开始模糊不清,遗忘的速度开始加快,我这才意识到记录的重要性。
但我不知道,决战之后,到底还有什么事情值得我去记录。
或许,想想你就在对面听我说话,记录这件事情会变得简单一点 】
【唐晓翼,你死的早了一些,没能看到自己输的多么彻底。
决战的胜利让鬼影迷踪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扩张,组织壮大的飞快。
我从未想过事态会发展成为这个样子。
我们曾预算过失败的状况,但低估了K-29的能力。黑暗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埃克斯尽他所能力挽狂澜,掩护所有的破谜者撤退,最终被潜入浮空城高层的鬼影迷踪间谍杀害。】
【决战死了那么多人,他们说那是你发动的恐怖袭击造成的。我从未听说过如此荒唐的笑话。报纸刚开始登出消息时没有人相信,但唐林将一切做的无懈可击,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尽管所有的破谜者都心知肚明。
鬼影迷踪追捕所有为你说话的人,敢于反抗的人,决战的幸存者和他们的亲人朋友。
婷婷的父母在一个月之前死于一场“意外的车祸”,扶幽的哥哥在查案时被一枪暴毙。我和虎鲨的父母虽然远在国外,依旧没能逃脱种种“意外”的发生。
查理已经年迈,不久前去世了。
这是一场惨烈的屠杀。
人们开始渐渐相信了。即使知道真相的人,为了避免惹祸上身也选择了闭嘴。】
【这些凄惨的事情就这样在我眼前发生,而我苟且活着,我明哲保身,我视而不见,我捐弃了我所有的人性,因为任何一个还残留着人性的人都不可能如我一样安静的旁观。
但我没有办法,唐晓翼。
你还活着的时候,作为DODO冒险队引导者的时候,曾经教过我们,不要逃避自己的命运,但你一定没有想到,如今这句话对我而言是一条多么可怕的诅咒!
我现在毫无办法,我无法改变,无力改变!我将在残存的生命中永远背负着这沉重的罪孽,永远被困在牢笼中无法脱身。】
【唐晓翼,早上西街街头传来枪声,他们找到了虎鲨,他被当场击毙。我赶到的时候连尸体都没见到。】
【唐晓翼,他们以追击恐怖分子的名义带走了扶幽,他被判了死刑。】
【唐晓翼,婷婷自杀了。她是我知道的最后一位相关者。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唐晓翼,我正在飞机上。
我想了很久,我不甘心你们就这样为了正义献身却被诬陷为恐怖分子。
我正在赶向美国FBI总部,那里集结仅剩的数百名破谜者。今天是我们唯一向世界澄清事实的机会。
虽然成功几率很小,而且就算成功我也很快就会被通/缉,风浪会再一次被唐林所率领的部下压下去,但我还是决定尝试。
我不能再一次失去我牺牲的机会】
【唐晓翼,由于叛徒的告密我们的飞机在中途被鬼影迷踪伏击,八百人丧生。而我再次侥幸活了下来。
我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星期。在此期间,媒体发布的报告上说,在美国,数百名恐怖分子被警方当场击毙。】
【唐晓翼,唐林带着鬼影迷踪的部队登上浮空城,开始对那里进行重建。不久后,破谜者的称号将在这世间销声匿迹,再也不会有浮空城的历史了。】
【唐晓翼,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差不多离决战结束已经有十年了。我已经感受到了时间的苍老。
我想鬼影迷踪已经放弃了对我的追捕,大概他们认为,我即使还活着,也改变不了什么了。我很遗憾。真的非常非常遗憾。我失去了牺牲的机会。唐晓翼,更重要的是他们并没有低估我。我确实什么都改变不了。
唐晓翼,你曾经断定DODO冒险队是一支足以改变世界的对于,足以掀起一场风暴的小队,但我们没有做到。
这或许是你人生唯一一次判断失误。
我曾经在浮空城借助爷爷的身份,查询过关于你们羽之队的绝密档案。我觉得,羽之冒险队才是真正的奇迹之星。
你们所坚持的是纯粹的公平和正义。鬼影迷踪的强大与邪恶根深蒂固,你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会失败,你们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但依旧这样的坚强勇敢。你的羽之队,不是为了更大的利益而战斗,而是为了每一个平凡人的幸福而斗争。
我为我的引导者是羽之队队长而骄傲。
但是,你将羽之队的荣誉和梦想交给了我们,我却没有将它继承下去,恐怕,我是没有资格向你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了吧。】
【唐晓翼,浮空城已经重建完成。不过,应该改名字了。那里现在是鬼影迷踪的医疗及情报机构。在那里担任主管的,是唐林。】
【浮空城的存在已经被彻底抹杀。鬼影迷踪代替了浮空城,兼并了它原来的组织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
【唐晓翼,治疗艾滋病的药物已经开始上市。
我很清楚这一项科研成果背后到底葬送了多少人的性命。因为据媒体的报道,近一年以来,每天有数十人消失,而警方并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追击犯人。
他们总是说成功对某个患者实施了新型疗法并治愈了患者。但他们从来不说那些失败的实验究竟实在谁身上实施的。每一次,他们创造的奇迹越了不起,我们付出的生命代价就越高昂。他们将人民的生命随意支配,他们将自己想象成人类世界的主宰,把自己想象成神一般的存在,把人民当成牲畜一样圈养,使用着!
更令人无奈的是,政府用实际行动证实,他们已经默认了这种人体实验的合法性。
但我想我是没有资格指责他们的。毕竟作为十三年前决战的最后知情者,我依旧选择了旁观。】
【唐晓翼,今天发生的事情,有可能你我都不可能预想到。唐林主动给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
(信件内容)
尧羽,不,敬爱的墨小侠先生,也就是当年的墨多多,
你好!
我谨代表所有鬼影迷踪高层成员向您问好。
我知道您一直在关注我们的行动。承蒙厚爱,感激不尽。关于您的信息,我了如指掌,你的每一次行动,每天的计划我都清清楚楚。
想必你自己心里也一定非常疑惑,为什么每次意外中你总是最幸运的一个?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这么多年来,鬼影迷踪一直都对您进行暗中保护。
我这次打扰是想来向你询问真么多年来你对我们鬼影迷踪的看法。
我想,你一定只有一种可能的回答。
黑暗。
但我想告诉你,鬼影迷踪并不是黑暗,而是这个世界本身。有光明的地方就会有黑暗,光越亮,阴影就越发浓重。想要没有阴影?那就只有融入纯粹的黑暗。正如你永远都无法摆脱你的影子,因为它是你的一部分。同样的,鬼影迷踪也是光明的一部分。
墨先生,你是那段历史的见证者。也见证了鬼影迷踪这些年来的发展。
我们交给世界的答卷是完美的。我们已经深入这个世界的中心,没有人可以彻底摧毁。更何况有了我们,世界只会更加美好,只是需要付出一些小小的代价而已。
相信经过真么多年,邪不胜正的谬论你也早就彻悟了吧?
正如你所见,正义被邪恶战胜。更可悲的是,邪恶渐渐不那么邪恶,反而被世人所慢慢接受,如今再也没有人来为所谓的正义发生了。
我多年来步步为营,之所以成功的创造了这一切,其关键只有两个字:时代。
这是时代的选择,是时代的杰作。
墨先生,浮空城已经成为历史。若有兴趣,鬼影迷踪的大门永远向您打开!
唐林。】

【唐晓翼,我一直隐姓埋名,我以为我很成功的隐藏了,但是我没有。我还是失败了,而且居然被鬼影迷踪保护了这么久,身为一个破谜者,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吧。】
【唐晓翼,我本能的回绝了他的建议,或许这是我唯一能为浮空城所做的了吧】
【唐晓翼,他们通过特殊渠道使我失去了工作,冻结了我的银行账户,现在我的生活岌岌可危。我该怎么办。】
【唐晓翼,唐林今天亲自登门拜访了。】
【唐晓翼,唐林在楼下等了我三天三夜。他完全可以直接破门而入,但是他没有。他知道我一定会给他开门。
他没有低估我。
没有食物,没有水,我几乎已经撑不下去。
我打开了门,进来的除了唐林,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你——唐晓翼】。”

12.25


“今年的圣诞也真是冷得够厉害……”他走在一条荒僻的小路上,身上裹件黑褐色的大衣,栗色的头发在风里顽强的打着卷儿。他缩了缩脖子,嘴里嘟囔着,“早知道突然变天就把围巾戴出来了……”
青年二十五六岁的模样,眉眼里是属于这个年纪的傲气。个子很高,却是意外地淡薄,大衣穿在他身上颇有些拖泥带水的感觉,也不知道会不会漏风。
他试着活动了一下快被冻僵的手指,碰到了口袋里的信封。
是的,他刚从邮局回来,原本是去接协会寄过来的任务单,然后就顺着把这漆黑的信封带回来了。
他不忍心在圣诞节吐槽这个信封了。
【寄信人:不祥】
他当时内心是抗拒的:shit!干嘛要在圣诞节给我寄这么不吉利的玩样!
但收信人那一栏确确实实用流畅的花体字谢谢他的名字:Wing ,后面还恶趣味十足的花了一个阴森森的骷髅头。难怪工作人员会用那么奇怪的目光看着我,唐晓翼在心里默默想着。
他没有选择马上在邮局拆开它,因为他很想先猜猜是那个臭小子给他寄了这样一封“祝福满满”的信。
于是他郑重其事地把它塞进了口袋,大步走出了邮局。
“首先排除婷婷,她是绝对不会有这种恶作剧行为的……”但万一是婷婷呢?他实在想不出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能把尧婷婷这种好学生变坏,如果有那真是太可怕了。
“虎鲨也不太可能……他一向只对食物感兴趣……”唐晓翼一想到前几年他寄过来的几封信上贴着的邮票都与食物有关,就忍不住偷笑起来,身上好像也没那么冷了。
“扶幽?扶幽就算了吧……这小子这么多年了,慢半拍的习惯不仅没改还变本加厉的翻倍了……应该已经到拖延症晚期了吧。如果在春节之前收到他的贺卡那就真的谢天谢地了……”但他脸上却是满满的笑意,这群家伙真的长大了。
“让我想想会不会是多多?”唐晓翼皱着眉头想了会儿,摇了摇头,“这家伙估计正在陪女朋友吃饭呢,哪会有这心思,哦对,我也得回去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他们了……”
一句絮絮叨叨了这么久,唐晓翼开始奇怪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起来了。正低着头走,冷不丁被迎面走来的某人撞了个踉跄。
“对不起对不起……”那个人穿着一样的黑色斗篷,全身上下被遮得严严实实,只有一张过于白皙的面庞裸露在呼啸的北风里,从兜帽里滑出几缕金色的卷发。来人未等唐晓翼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将他扶起来,走了。
唐晓翼觉得自己整个就是完全懵圈的状态——刚怎么回事!
等等,那个人……他猛地转身,但后面只剩下风的声音

8.15

马拉松
“可以开始了?”
“可以。”

“他叫墨小侠……”
“档案上有的你可以不重复。”
“但我不太喜欢这些冷冰冰的没人情味的文件。”
“……”
“我可以开始了?”

“他叫墨小侠,我们从小学开始就一直是同学。

是个很开朗的人,乐于解决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有种乱跑的专长,因为好奇心过重,问题多的让人心烦,所以墨多多的外号也就这么传开了。

我本来以为他会选择刑警之类的工作做下去……就像你们一样。但是几年前发生的一场变故让他突然变得内向而沉默。最后因为精神压力过大导致的一系列问题在高考时候他出现了很大失误……”

“我们需要的不是这些……”

“听他把话说完。请继续。”

“谢谢。

“他曾试图通过跑步来缓解抑郁症状,高中那段时间几乎跑遍了整个城区,在高考前一个星期什么也不干就跑步,大家也由着他胡闹。

“高考落榜后他没有再复读。

“2008年北京主办奥运会,机缘巧合之下,他被选为国家队选手参加马拉松比赛,那个时候,他的抑郁症几乎已经痊愈了。

“训练的日子里,他每天清晨喝一杯苦咖啡就出门跑步,哦对了,为了防止血糖过低还会习惯性的揣上块巧克力。他跑遍了各种地形各种天气,各种白天和黑夜。他为比赛排练过无数次加速,冲刺,夺冠的过程,每每想到他就异常兴奋,他在那段时间里时常告诉我,冠军就是他的动力,他愿意为之而奋斗。

“当年的那场比赛……不知先生您去确认他身份的时候有没有关注过当年那场令人遗憾的马拉松比赛?……看您这幅表情应该是没有。

“比赛前一切正常。他平静的喝完一杯高浓度苦咖啡后就去参加了比赛。他像无数次完美排练过的那样跑出去,他的前半程跑的非常出色,没错,他的教练虎鲨甚至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很笃定的告诉我,多多赢定了。

“我敢确定那个时候所有人都是那么想的。墨多多始终以火车头的绝对优势遥遥领先,其他选手几乎没有超越他的可能。

“在国际性,尤其是奥运会的马拉松赛事,各国无疑派出了最出色的运动选手,但我相信没有一位选手的双腿受过多多那样严苛的训练,这看似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

“我准备去给他准备庆功宴的时候他们距离重点只有两公里。另一名叫做贾士的中国选手在那时候突然加快了脚步,我听见他的教官在一边暗叫了一声【不好】。

贾士在距离终点不超过一公里的地方超过了多多,而且距离在不断拉大。冠军的希望落空了。我原本以为,即使冠军不是他的,多多一定能拿一块银牌回来的,但是,在最后一百米冲刺时,一名叫做乔治的外籍选手纵身一跃,领先多多一个身位摘银。”

“他为什么不加速呢!明明只有一百米了!”
“他无法加速,经过严格编制的心脏和肌肉会条件反射般拒绝额外的负担。”

“请继续。”

“……在颁奖仪式之后的媒体采访中,他向着所有国民自己他的教官鞠躬道歉,并保证在即将到来的世锦赛上一雪前耻……但你是知道的,人们的关注点只会停留在第一名身上,只要是本国选手夺冠,是谁都无所谓的。没有人关注这句道歉与保证,但是墨小侠却将这句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决赛第二天,他就像往常一样,喝了杯咖啡,揣块巧克力,穿上跑鞋再次出发,一如既往。我开始的时候担心他的抑郁症复发,或者比赛给他的打击有点大,跟着他后面跑了几天,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他跑的不知疲倦,似乎没有什么能拦住他在世锦赛夺冠的路程,我甚至觉得,他的信心,正随着路程和时间的增加渐渐回升。

“但是在那一场世锦赛上,他叫前三甲都没进。

“那次夺冠的选手是奥运会上领先他一个身位的乔治。他没去参加记者招待会,直接回了家。

“赛季后,他在无数次借用的场地上进行他个人的长征,他跑过白天与黑夜,如同机械一般不知疲倦。当时我觉得,他也许只是在为下一次比赛做准备……

“……其实我应该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注意到的,他越来越面无表情,跑出的路程越来越少,到家的时间也在渐渐提前,我应该在那个时候就注意到的,这样他就不会死……不会死……”

“先生,你还好吗?”

“……”
“抱歉,失态了。

“那个时候我因为临时有些事情,离开了邱枫镇一段时间。回来后,也就是我报警的那天,我在下午四点带着他托我买的巧克力去看望他。

按照正常时间计算,在那个点他应该已经到家了。我按了很久的门铃没有人开,我在地毯下找到了钥匙自行开了门……然后就是你们每个人都知道的事情了。

“他倒在自己的跑鞋边,刀片划开了主动脉流血致死,你们确认为自杀。”

“……”
“……”

“没有了?”
“这是我知道的全部。”

“查理先生,我有个问题想要请你回答。”

“请说。”

“几年前的那场变故是指……?”

“这也属于案件处理的一部分吗?”

“请务必配合。”

“那就要牵扯到另外一个案子了……记得你们那位年轻的唐局长吗?……看您的脸色应该不用我多说了,正是您想的那样。”

“最后一个问题。”

“嗯?”
“先生,你为什么会知道如此之多的细节呢?”

“我想我有权利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

“啊,训练时间到了,有什么想继续了解的,下个周末好了。再见。”

“所以你没说实话?”

“不,我只隐瞒了那封遗书。我不希望他留给我的最后的东西被当做证物扔在警察局。”

“你这么喜欢他,值得吗。”

“值得。”
.

【查理,你带给我的巧克力很好吃

【哦,帮我转告尧婷婷小姐,谢谢她经常过来帮我洗洗刷刷

【还有,帮我向胡沙教练道歉,我最终还是没给他拿块金牌回来

【……

【查理,我跑不动了。

【查理,我累了我再也跑不动了。

——

【几年后】
“查理在2012年奥运会马拉松夺金”

“查理获得2014青奥会马拉松冠军”

“查理在2016年奥运会马拉松项目再次摘金”

“查理……”
……
.

“查理,您已经连续获得多次国际马拉松赛事冠军,对此您……”

“我只是个陪练的而已,不是冠军。”
.
“查理……”

“我只是个陪练的。”
.
“……”

“我只是个陪练的。”

——
“偶尔还是会想到很多年前,话说你这家伙,为什么突然从政法大学退学去跑马拉松了呢?”

【墨小侠当年不也因为唐……话说今天天气真好,叫上教授一起出去聚个餐怎么样?】
——
【很多年前】
“查理,当时如果不是我最后跑不动了,如果他不回去找我他是不是就不会死?”

【这不是你的错多多。】
.
“如果我那个时候再能再跑快一点再跑久一点他就不会死了……”
【多多……】
.
“我一定要再跑快一点,你别拉着我!查理放开我!”
.
“你又不是唐晓翼你有什么资格说他!我变成什么样关你什么事!”
.
【我陪你一起跑】
.
“你如果敢退学你就别再来找我!”
.
【你不吃早饭,那……带块巧克力吧。】
.

12.24

已经十二月了,两军仍在对峙。

没有人知道还要持续多久。

他昏昏沉沉的醒过来,转动僵硬的脖颈,从战壕中探出身子张望四周,除了光秃秃的树和一些被拆得差不多的茅屋,一个人影都见不着。离自己不远处的战友们不知是已经死亡,还是正在走向死亡的路上挣扎。已经断粮第四天了,盟军空投的物资并没有缓解饥饿,反而有更多人因为争夺为数不多的食物而死亡。

他感到越来越冷,不知道是因为夜幕降临,还是因为体内的温度在随着血液渐渐流失。

“飞飞,醒醒。”他用枪托推了推靠在战壕上闭目养神的同伴。被叫做于飞飞的士兵没有动,倒是松动的沙粒落进他的衣褶里。

“飞飞,我们得准备去抢吃的了。”

对方依旧没有反应。

唐晓翼只当他在熟睡,抬起手推了人一把,谁知对方整个人侧着倒了下去一点反应都没有,头磕在一边尖利的岩角上,并不怎么鲜艳的血瞬间汇成一条小溪。唐晓翼这时候才意识到不对劲,他吞了吞口水,手哆哆嗦嗦的伸过去探他的颈动脉。已经停止了跳动,身体早就凉了。

他愣在那里,转而又爬向战壕另一侧,林鹰和希燕还在那里!

此时盟军的飞机出现在了他们的头顶

每天都在死人,赶集似的死人,可是每当飞机出现在头顶,平日里见不到的那些人便普通蚂蚁一般成群结队的从战壕里爬出来,争先恐后的跟着飞机跑。他和所有人一样,全部扑向了为数不多的食物,弹药无人问津。这种时候,最不缺的就是弹药。

他感到脚下的土地在颤动,所有饥肠辘辘的士兵同时在做着同一件事情——抢。

谁能抢到吃的,谁就能活下去。

不管以什么手段,因为生者为王。

唐晓翼很幸运的抢到了小半袋米。立刻就有人盯上了他。他下意识的去拔枪。当初志愿参军时候他从未想过这些枪支弹药居然会在这种处境下使用。

“完了。”他顾不上鞋掉了,拔腿就跑。枪不知是落在了战壕里还是在跑的时候丢在了半路。身后的几个士兵如同饿狼一般紧紧跟着。慌不择路的唐晓翼被伸出地面的枯藤绊倒了,他下意识的把米袋子护在了身下以至于脸被小石子之类的东西划破了脸,露出一道长长的伤痕。希燕还在发烧,无论如何他都得带回这袋米。

后面的人围上来对他拳打脚踢,唐晓翼死活不肯放手,一个饿的实在没办法的士兵吼了一声“打死他吧,要不然死的就是我们!”

“完了。”唐晓翼抓紧了米袋准备强行突破。

“砰。”那个叫嚷的士兵捂着自己的耳朵大叫起来。全身挂彩的林鹰手里提着小半袋米出现在了不远处。
他们中的一部分开始包围林鹰。

这是突然有人在身后喊了一声,“老大,抢到米了!”为首的瞪了一眼林鹰,拽走了惨叫的手下走了。这时候,体力无疑是活下去的的资本。

“希燕呢!”

“我这里还有几个大饼先带回去,你去找烧火的,尽快回来!”

米已经抢光了,满地的士兵寻找一切能烧的东西,有的提着刺刀去割枯草,有的去砍树枝,有的看中了坟地里的棺材,挖出来一块,一群人瞬间就能把木板分的精光,有的甚至将死去战友的衣服当起了柴火。

等到唐晓翼带着足够的材料过去时候,林鹰抱着已经冷却的希燕的尸体泪如雨下。唐晓翼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他把于飞飞的尸体搬回来,与希燕的靠在一起,千辛万苦抢回来的米扔在一边,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这种时候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他一手握着上了膛的枪支,一手死死的抓住仅剩同伴的手,绝望的等待着下一场战争。

他的脚已经冻得没有知觉,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把飞飞的鞋子脱下来自己穿上。

前线不断有人被抬下来,唐晓翼意识到作为后援部队不久以后肯定会全部加入前线战事,他望了一眼身后无数架在战壕尸体上的担架,四下里的呻吟声忽近忽远,不知是再哭还是在笑,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让人心里一阵又一阵的发寒。

他感觉到林鹰在不停的发抖。但是他没办法,到最后,他自己都分不清究竟是谁的手在抖。

——

前线的炮火声渐渐弱下去,有什么东西一片又一片落到了衣服上,没一会儿全身上下又冷又湿。战壕里的风不断的带走我们仅剩的为数不多的热量。雪不知不觉铺满了一层,希燕的脸被雪覆盖,唐晓翼发疯似的将枪支一甩,不断用颤抖的手抹去那宛如盖尸布一样的积雪层。

他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眼睛暴露在风中干涩到流不出眼泪。

最后动作渐渐停下来,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来做其他的事情了,活下去成为最大的诱惑。

“林鹰,不能睡着啊,这种时候睡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你让我这个队长怎么回去交差啊……”

“嗯。你也是。”
——

一夜雪后,前线抬下来的伤员全部停止了呻吟,战场一片寂静。

——

头顶传来巨大的轰鸣声,唐晓翼抬起快被冻僵没有知觉的脸,依稀听见停战一类的词语,半晌之后回过神来,急急忙忙想要站起来,却发现双脚已经彻底失去知觉,没有半点血色,但是这没有拦住他兴奋的心情,他扳过林鹰的肩膀,用沙哑的,带着哭腔的声音喊着,“林鹰!我们可以回家了!”

但是对面的人没有反应。

恐惧不知是第几次笼罩了他。

他眼前,于飞飞的幻像和林鹰的身体重合又分开,他不敢去探他的鼻息,但是林鹰渐渐僵硬的身体无情的想这个刚刚经历过一场狂喜的可怜人宣告着这个残酷的事实。

——林鹰,他最后的同伴倒在了停战的前夕,死在了平安夜的晚上。

他突然想笑。

他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他举起了手中一弹未发的枪支。

他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

乔治从前线退下后同样被抬到了大后方的战壕里。他在死人堆里躲过了严寒的的侵袭。当他昏昏沉沉快要睡过去的时候,那一声停战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他爬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唐晓翼。

唐晓翼一直在大后方负责情报传输。

当他寻着声音过去的时候,正巧看见了举枪的唐晓翼。
他捡起地上不知是谁的鞋子,用仅存的左臂扔向唐晓翼,准确的命中了他的手腕。

唐晓翼回过头,看到对方右臂血肉模糊,却仍然在向他微笑。

“唐,我们可以回家了。”
——

——
斯人已逝,生者必须更好的活下去才能对得起那么多人的牺牲。
圣诞停战。